• <b id="kesdj"><address id="kesdj"></address></b>

    <b id="kesdj"><acronym id="kesdj"></acronym></b>
      1. 您當前的位置 : 沈陽網  >  文化頻道  >  首頁  >  百姓舞臺
        為祖國歌唱
        http://www.syd.com.cn   來源:沈陽日報 2019-02-03 09:03
        分享到:
        更多

          2月1日,在由沈陽市委宣傳部組織的“禮贊新中國·奮進新時代——沈陽迎新春唱響《我和我的祖國》快閃活動中,《我和我的祖國》這首30多年前誕生于沈陽的經典愛國歌曲,再次唱響在沈陽全城的大街小巷。沈陽人民同唱一首歌,在新春佳節來臨之際,向偉大祖國獻上最深的祝福。

          《我和我的祖國》是我國著名作曲家秦詠誠作曲,我國著名詞作家張藜作詞。經我國著名歌唱家李谷一演唱,立即成為傳唱全國的經典愛國歌曲。秦詠誠與張藜兩位大師都是畢業于東北魯藝音樂部(沈陽音樂學院前身),秦詠誠曾是沈陽音樂學院院長,張藜也在沈陽音樂學院擔任過教師工作。兩位大師的藝術之路都是在沈陽開始,并得到升華。《我和我的祖國》,是沈陽藝術家原創的愛國主義經典作品。

          雖然秦詠誠與張藜兩位大師已故,但是記者從沈陽音樂學院宣傳部的資料庫里,還是找到了兩位大師創作這首歌曲過程的資料。

          深入骨髓的愛國主義

          1984年,由于同鄉秦詠誠的推薦,張藜結識了李谷一。張藜創作的炙熱歌詞一下子打動了這位女歌唱家。這以后,李谷一一連唱了張藜十幾首歌,其中《我和我的祖國》一下子唱紅了大江南北。

          愛國,是秦詠誠一生創作的主題。1933年,秦詠誠出生于大連,他的童年目睹了日本殖民統治下人民所遭受的屈辱,親身感受過當亡國奴的滋味。1952年,秦詠誠考入東北魯藝音樂部作曲專業。東北魯藝音樂部前身是延安魯藝音樂系,1953年改建為東北音樂專科學校,時任校長是著名作曲家李劫夫。秦詠誠在沈陽學習期間得到了李劫夫的很多指點,他經常參加李劫夫給作曲系學生開設的講座,用心分析李劫夫的作品,這是他藝術生涯中的最大一筆財富。

          1959年,秦詠誠根據兒時目睹的日本殖民統治下中國人所遭受的屈辱,在沈陽創作出了抗日交響詩《二小放牛郎》。后來,秦詠誠創作了大量不同題材和風格的愛國音樂作品,如《祖國,向未來進軍》《為了祖國美好的明天》《祖國,我為你歌唱》《我為走向振興的祖國》《歡呼歡笑吧,我的祖國》等。他的作品充滿了對家鄉、對祖國無限的愛戀。

          先有曲再有詞的經典之作

          《我和我的祖國》是一次意外的創作。

          一首歌一般來說是先有詞再有曲,但是《我和我的祖國》是先有曲再有詞。

          據秦詠誠生前回憶,“1985年的一天,我的老鄉、也是校友的著名詞作家張藜打電話給我,說很喜歡我的《海濱音詩》,旋律很美,想為它填詞,但這是首器樂曲,他說你可不可以再創作一首啰?要同樣情調的,但旋律不能雷同!’當時我正好在北京中央教育行政學院學習,于是一天下午張藜邀請我到家里吃飯,到他家里是下午5點多,嫂子還在廚房忙乎,于是我就開始想旋律,按張藜的要求,不是《海濱音詩》的‘上行’旋律‘51235……’,而是‘下行’的‘56543215……’沒想到,我一下找到了主旋律,作曲的都曉得,找到了主旋律,一下子就能展開了,于是不到20分鐘,一首樂曲就創作出來了。張藜聽后,也認為非常好。”

          祖國大好河山激發創作靈感

          “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無論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贊歌……”

          無論《我和我的祖國》在何時何地響起,這首歌曲的歌詞總能第一時間讓每一個中國人產生強烈的愛國情感。這也是張藜創作的初衷。

          1932年,張藜生于大連。16歲時考上了東北魯藝音樂部戲劇文學專業,從此走上了革命藝術的道路。在沈陽學習期間,張藜去工廠、去街道、去農村走訪。這些經歷,讓張藜有了太多的創作靈感。在張藜的創作生涯中,寫出了大量膾炙人口的作品,如《籬笆墻的影子》《苦樂年華》《亞洲雄風》《山不轉水轉》等。

          《我和我的祖國》的歌詞創作就是一個等待靈感的過程。

          《我和我的祖國》的曲子雖然創作出來后,但是張藜一直沒有作詞的靈感。他每天都把《我和我的祖國》的曲子放在公文包里,只要有時間就拿出來哼唱。就這樣,半年后一次張藜去廣西,在路上也一直想著這首歌的作詞,以至于煙頭把臥鋪的枕頭燒了個洞也沒有察覺。到了廣西住進招待所,第二天一早起來,推開窗,眼前是一座大山,大山下是一條河,祖國山河的美景一下打開了張藜的靈感,于是“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無論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贊歌,我歌唱每一座高山我歌唱每一條河”,歌詞一下子就涌到了他眼前。

          他一鼓作氣又寫下了“無論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贊歌。我歌唱每一座高山,我歌唱每一條河,裊裊炊煙,小小村落,路上一道轍……”

          就這樣,這首旋律舒展優美,歌詞細膩真摯的歌曲創作完成了,這首歌也成為了全國億萬人民十分喜歡的一首歌。

          新時代沈陽藝術家將繼續唱響主旋律

          《我和我的祖國》作為沈陽藝術家的代表作之一,采用單二部曲式結構,大調式明亮的色彩,以第一人稱的手法表達了“我和祖國”息息相連,一刻也不能分離的心情,將“我”和“祖國”比喻為孩子和母親,又將“祖國”和“我”比喻為大海和浪花,這兩個具象而生動的比喻,準確又動情,表達了個人和祖國之間亙古不變的情感。

          1月31日,沈陽音樂學院院長季惠斌接受了本報記者的獨家專訪。他說:“《我和我的祖國》是沈陽音樂學院代表歌曲作品之一,也是沈陽藝術家為祖國奉獻的經典作品。這首歌曲自八十年代創作產生以來,經過30多年的傳唱,以其豐富的情感內涵、強大的藝術感染力與表現力感染了一代又一代中國人,成為一首具有永久魅力的抒情歌曲作品。”

          對于“禮贊新中國·奮進新時代——沈陽迎新春唱響《我和我的祖國》快閃活動,季惠斌說:“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今天,《我和我的祖國》再次在人民大眾中熱烈傳唱并掀起高潮,這首歌曲就像前進的號角,令人鼓舞和振奮。新時代的沈陽音樂學院師生將與全國人民一道,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傳承紅色基因,繼承魯藝傳統,弘揚魯藝精神,創作更多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的藝術作品,辦好人民滿意的高等藝術教育,為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事業貢獻力量。”

          沈陽日報、沈報融媒記者楊博/文

          李浩/翻拍

          秦詠誠

          張藜

        編輯:pd23
        更多文化新聞!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沈陽有藝術(syyys2015)
        相關新聞:
        沈網視頻
        沈網圖片
        文化看點
        武则天黄色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