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 id="kesdj"><address id="kesdj"></address></b>

    <b id="kesdj"><acronym id="kesdj"></acronym></b>
      1. 您當前的位置 : 沈陽網  >  文化頻道  >  首頁  >  沈陽筆記
        咱沈陽有很多帶“工”字頭的家族,您看沈陽造幣廠的這家人
        兩代雕刻人生
        http://www.syd.com.cn   來源:沈陽日報 2019-05-13 09:39
        分享到:
        更多

          宋懷林

          宋懷林和兒時的宋煜

          宋津民年輕時制作油土型

          宋津民為女兒宋煜講述造幣歷史

          宋津民夫婦和女兒宋煜一家

          宋津民介紹慶祝新中國成立紀念幣

          宋津民在造幣廠博物館留影

          

          硬幣,是人們日常生活中隨處可見的必需品,它不僅可以交易流通購買商品,有的還是具有收藏價值的藝術珍品。

          可您知道嗎?新中國成立后,第一枚在全國發行的硬幣,是在沈陽誕生的!

          這第一枚“國幣”的制造者,正是沈陽造幣廠離休干部、高級工藝美術師宋津民。而在宋家,除宋津民外,其父親宋懷林和女兒宋煜也均是造幣廠的職工。

          日前,89歲的宋津民重回沈陽造幣廠,在廠博物館里向女兒宋煜講述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造幣事業從無到有、從有到強的偉大歷程和沈陽造幣廠的百年歷史淵源。

          在一枚枚閃爍著銀光的硬幣下,宋家三代跨世紀的愛國情懷和匠人匠心的造幣傳奇,宛如一道彩霞,托起了國幣事業的起源和發展。

          宋津民希望通過他的講述,讓更多的人了解硬幣,了解沈陽造幣廠。

          捏塑手藝開啟宋家造幣緣

          序曲

          宋家與造幣的緣分,得從一張泛黃的老照片說起。

          照片中一位蓄著白胡、精神矍鑠的老人,就是宋家第一代造幣人宋懷林。

          1893年9月14日,宋懷林出生在天津一個貧苦家庭。因生活窘迫食不果腹,十幾歲的宋懷林被家里送到提供食宿的天津畫匠鋪當學徒。在宋懷林16歲那年,他用泥巴捏塑的一座臥獅得到一位造幣行家的賞識。于是,這位行家推薦宋懷林到沈陽工作。從此,宋家與造幣結下了不解之緣。

          1909年,16歲的宋懷林身著一身褲褂,懷揣著幾個窩頭和幾片咸菜闖關東來到沈陽,在“大清銀元局鋼模所”(現在制模中心的前身)學習造幣。

          “父親剛到沈陽那會兒,造幣廠在現在廠址以西,一處灰色小樓。”宋家第二代造幣人、1930年出生于河南的宋津民,在回憶父輩跟其講述初到沈陽造幣的情景時說,“那時鋼模所的設備很簡陋,壓力機是四人手動操作,熱處理是用焦炭爐加熱,雕刻原模是用手雕制作。父親有美術功底,在雕刻制模中很受上司的賞識,工作不久便被重用,并在雕刻車間先后任大工匠、工長、技術員等職。”據宋津民介紹,父親宋懷林先后參與制作了大清龍雙角銅幣、袁世凱正臉紀念銀幣、飛龍紀念幣等模種。

          “九一八”事變后,日本人占領東北,修建了新的造幣廠(即現在沈陽造幣廠廠址)并改進了制模工藝。“日本人將原來的手雕模具改為機雕工藝,原來焦炭爐熱處理改為電爐和重柴油爐熱處理,并用高溫計掌握溫度,原來用人力手扳壓力機翻壓模具,改為電動摩擦壓力機……”1943年,小學畢業、13歲的宋津民子承父業進入造幣廠,成為雕刻系的一名童工。

          沈陽造幣廠的百年傳奇

          歲月有時像落葉一樣,帶著曾經的過往,飄逝在迢迢的人生旅途上,留下無盡的溫暖和力量。

          1948年11月6日,沈陽解放后的第四天,宋懷林受解放軍代表邀請,加入東北銀行工業處,在制模組任技術員、組長,制作生產銀元幣。

          從踏上遼沈大地那一刻起,到60年代中期退休,50余年的造幣生涯讓宋懷林經歷了造幣廠從清末、民國、日偽、國民黨統治到沈陽解放后五個時期的歷史更迭和時代變遷。

          而宋懷林的造幣足跡,仿佛一組神奇的代碼,串起了沈陽造幣廠百余年歷史的“前世今生”。

          坐落于大東區大東路138號的沈陽造幣廠,不僅是東北第一家機器工廠,也是中國現有歷史最悠久的造幣廠。他開創了近代沈陽機械工業先河,是個不折不扣的“老沈陽”。

          說他“老”,是因為他始建于1896年。據說,當時因沈陽地區制錢短缺,光緒皇帝根據盛京將軍依克唐阿的奏請,批準設立“奉天機器局”鑄造銀元。1896年8月23日,依克唐阿在沈陽東關外、大東邊門內,開工興建了“奉天機器局”,制作一元、五角、二角、一角及半角的銀幣。1926年,經過兩次直奉戰爭,奉系軍閥的軍費急劇膨脹,奉票貶值。為緩解困難,銀行團出資,東三省官銀號與東三省兵工廠共管附設造幣廠,恢復鑄造大銀元。張學良主政后,將其定名為“遼寧造幣廠”。

          1948年11月2日,沈陽解放。“滿洲中央銀行造幣廠”更名為“東北銀行工業處”,后改稱“東北銀行工業處總廠”,集中印制東北銀行地方流通券、銀元、有價證券等,后來該廠多次更名,直到1987年改為“沈陽造幣廠”。1992年2月20日,沈陽造幣有限公司成立,不過沈陽人還是喜歡驕傲而且親切地稱其為“造幣廠”。

          今年4月12日,沈陽造幣廠入選由中國科協調研宣傳部主辦,中國科協創新戰略研究院、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共同承辦的“中國工業遺產保護名錄(第二批)”。

          父子齊上陣沈陽工藝獲認可

          華歌

          從大清龍雙角銅幣到袁世凱紀念銀幣,如果說宋懷林是造幣廠手工雕刻制幣工藝的奠基人之一。那么在新中國成立后,宋津民這一代人則開始用機器制模。

          “1954年,我們廠接到中國人民銀行印制局寄來的密件,是第一套壹、貳、伍分硬幣的畫稿。據當時的廠長說,此畫稿是541廠(北京印鈔廠)工程師按印制局的指示,參照前蘇聯硬幣的模式繪制的。畫稿是直徑約為100毫米的黑白水墨畫照片,背面畫面是麥穗、面額和年號,正面是由國務院借來的國徽陽紋石膏型,直徑約為300毫米,‘中華人民共和國’幾個字是參照北京新華門兩側標語仿宋體字設計的。”宋津民說,這是新中國建國后首次下達的硬幣生產任務,印制局非常重視,局長賀曉初親自到廠子里來做指導。

          “按照上級指示,試制雕刻原模由沈陽廠和上海廠競選取其優者。上海廠派來手雕法造詣很高頗有名氣的技師操作,沈陽廠則組織了十幾名印模制作技術人員,成立了‘七九’車間,父親負責組織、指導工作,具體由我用機法操作。”回憶起與父親共同為國造幣的經歷,宋津民難掩心中的激動。

          通過一個多月夜以繼日的積極設計制作,第一套壹分幣原模制作完畢。“兩廠產品對比時,我們廠用油土型經過機雕的效果很理想,局長賀曉初滿意地批準了沈陽廠的原模樣品。”宋津民說,此次“過招”給上海廠不小的震動,上海廠的技師表示從未想到雕刻還能機械化。

          就這樣,沈陽造幣廠憑借機械技法獲得了新中國成立后第一枚硬幣的制作權。而宋家父子齊上陣共同制造國幣的經歷,也成為沈陽造幣廠廣為流傳的一段佳話。

          首枚國幣誕生背后的艱難

          榮譽有時就像一把雙刃劍,在給你至高榮耀的同時,也隱藏著鮮為人知的艱難險阻。

          無論是最初自學機器雕刻,還是到后來的分幣大批量制作,宋津民的機械造幣之路,跌宕起伏、壓力重重。

          “我只有小學6年級文化程度,所有的知識都是新社會在單位學習的,而之所以會操作機器雕刻,還得益于幼時的童工經歷。”宋津民說,廠里最初使用的雕刻機是舊社會留下來的,與手工雕刻不同,機器雕刻在畫出圖樣后,需先做油土型(類似現在的橡皮泥)、然后翻做石膏型、電鍍銅型,最后再鍍鎳。“雖然我以前沒上過手,但都看日本技師偷偷做過,這些工藝,他們對中國人都是保密的。”

          可以順利制作硬幣模型,讓宋津民很高興。但令他沒想到的是,正式開始做分幣產品時,卻出現了接二連三的問題。

          “電鍍得用直流電,而我們生活中都是交流電。最開始我們嘗試用1號電池,但電流不穩定且使用時間短。后來又改用市面上的直流發電機,效果也不理想,電流不穩還經常停電。直到后來北京出現了‘硅整流’,電的事兒才成了。”

          解決了電的問題,接下來就進入到雕刻子模的環節。“我們前期制作的是硬幣原模,是一個類似餐盤大小的鍍鎳銅型。正式生產時,要將這個盤子大小的銅型放到雕刻機,按照一定比例由雕刻機制作縮小后適合發行大小的子模。”讓宋津民沒想到的是,這時出現的問題更棘手。“最開始我們用的是含碳量1%的鋼刀,可雕刻機1分鐘轉3000轉以上,一個子模得40多個小時能雕刻完,一般的刀根本承受不了這個強度。有時還沒雕刻完,刀就被磨圓了、卷刃了。”含碳量1%的刀不行,宋津民又嘗試了高速鋼、鉆頭鋼、白鋼等,直到后來無意間購買了英國進口刀,才解決了難題。

          子模終于完成,大批量生產后產品卻又出現寬窄規格不統一的尷尬。“同樣生產100枚硬幣,捆起來卻出現每摞高矮不一致的現象……”

          經歷了無數次的返工和打磨,1957年12月1日,壹分硬幣終于正式在全國發行。

          在壹分幣發行后的數年間,宋津民仍在不斷地學習和研究,不斷地修改硬幣模型,直到達到標準制作出完美的產品。而宋津民那時候形成的這套完整的生產工藝,至今仍被沿用。

          紀念幣,新時代的新故事

          傳承

          壹分幣獲得成功后,硬幣生產便一發不可收。緊接著,沈陽造幣廠又試制了貳分幣和伍分幣。雖然上海廠也年年試制硬幣,但競選時仍是沈陽造幣廠的樣品占優勢。

          已成為沈陽造幣廠機械制模造幣領軍人的宋津民,又帶領雕刻團隊,為外國制作流通硬幣,同時大力開展了角幣、元幣、紀念幣章的生產。至此,新中國硬幣制造事業獲得了長足發展。

          1979年,新中國成立30周年之際,聽取了北京金幣公司一位同志的提議,沈陽造幣廠和上海造幣廠共同設計制作了中國首套“紀念新中國成立30周年”紀念幣。

          在《沈陽造幣廠百年圖志》中沈陽晚報、沈報融媒記者看到,第一套紀念幣的材質是91.6%純金,一共有四枚,面額均為400元。四枚紀念幣正面均鐫國徽及紀念主題文字,背面圖案分別為北京天安門、人民英雄紀念碑、人民大會堂、毛主席紀念堂四個景觀,并鐫面額。宋津民告訴記者,硬幣有國徽的那面被稱作正面,這四枚紀念幣的正面相同,均由宋津民設計制作。“第一套紀念幣沒有在國內發行,都銷售到了國外。雖然面額400元,但實際銷售的價格要高很多。”宋津民說。

          紀念新中國成立35周年的紀念幣,則成為第一套在國內發行的紀念幣。記者依舊通過《圖志》,看到了紀念新中國成立35周年紀念幣的真容。

          該套紀念幣一共三枚,是銅鎳合金材質,面值1元,宋津民依舊是國徽正面的設計制作者。與30周年紀念幣相比,宋津民設計這套紀念幣的國徽面,內容莊重又不失活潑。除了國徽外,紀念幣下方不僅有人民大會堂、中國歷史博物館(后并入中國國家博物館)、人民英雄紀念碑等內容,為了喜慶,宋津民還加入了兩種形態各異的禮花造型。“這套紀念幣還是上海和沈陽造幣廠聯合做的,雖然這兩套紀念幣我都參與了設計和制作,但并沒有留下實物紀念。”宋津民十分遺憾地說。

          1989年,沈陽造幣廠又獨立出品了紀念新中國成立40周年的紀念幣。這一次,宋津民仍是國徽面的設計制作者。而隨著國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這套40周年的紀念幣掀起了一股集幣熱情。

          第三代造幣人扎根一線愛崗敬業

          1990年,懷著對造幣事業的鐘情與熱愛,宋津民的小女兒宋煜考入沈陽造幣廠,成為一名司稱員。宋家第三代造幣人正式登場。

          工作中,宋煜始終以父輩為榜樣,繼承父輩的工匠精神和家國情懷,勤勤懇懇地耕耘在平凡的崗位上。2006年至2012年間,她連續7年被沈陽造幣廠授予優秀共產黨員稱號。2018年,宋煜光榮退休。

          今年,宋煜被造幣廠返聘。“我趕上了一個好時代,特別驕傲能成為一名光榮的造幣人,延續爺爺和父親的造幣事業。沈陽造幣廠不只是我的工作單位,這里流過我祖輩青春的汗水,是我祖輩實現理想的地方。現在,他見證了我年華的流逝,賦予了我新的人生的價值。我要用自己的行動踐行忠誠印制,追求卓越的誓言。”重新站在造幣舞臺上的宋煜如是說。

          沈陽晚報、沈報融媒記者關彤主任攝影記者常晟罡

          沈陽晚報影像俱樂部會員朱明

        編輯:pd23
        更多文化新聞!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沈陽有藝術(syyys2015)
        相關新聞:
        沈網視頻
        沈網圖片
        文化看點
        武则天黄色片